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交友互助 > 兴趣交友 > 正文

    我一直等你爱我

    酷凯凯     2019-02-07 20:16:29     浏览:0    回复:0    点赞:0
    发帖人:酷凯凯
    级 别
    贡献值

  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  1、

   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我像往常一样宅在家里刷韩剧。

    “咚咚咚”有人敲门。谁呀?很少会有人到我家串门,而且还这么简单粗暴不摁门铃的。我猜测着是房东还是邻居,圾着拖鞋去开门了。

    打开门的我倒吸一口冷气:我暗恋了10年的男神刘亦平赫然出现在面前。

    刘亦平大学毕业后顺利地进入一家知名公司,一路顺风顺水,据说已做到了高管。

   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使劲睁了睁眼,说话都有点结巴:“你……怎么来了?”

    他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:“怎么?不欢迎啊?”我把门把手一松,让到旁边。

    他径直走进来,环顾了一下四周:“一个人住啊?”我脸上挤出一丝笑容:“我喜欢清静。”看着他像搜救犬似的满屋遛达,我抱住两只胳膊,冷冷地问:“说吧,干什么来啦?”他嬉皮笑脸地回头道:“来找你蹭顿饭吃。”

    我一屁股坐回沙发上看我的韩剧,边说:“别告诉我你一个高管会没有饭吃。厨房有面条,自己去下吧。”他也不客气,自己去厨房了。

    接着就把一大包挂面和一大包方便面扔到我面前:“你整天就吃这个?”我翻了个白眼:“你以为我像你挣那么多钱?有这些东西吃就不错了。”他瞪着我,好象要吐出什么狠话来,终于扁了扁嘴唇,什么也没说,拿起那2大包东西就走。

    我冲过去就抢,那可是我储备的粮食物资啊。他回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吓得我站住了,以为他要动手打我。

    他打开房门走出去,又“嘭”地一声关上,那关门声震得我耳朵嗡嗡响。

    这孙子到底干吗来了?就为了来抢我这2包面条?我挠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。

    我也不记得借过他的钱啊,即使借过,也早就还了。算了,不想了,继续刷韩剧。

    就在我快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,门又被敲响了,这次的声音更大。

    我有些恼怒地打开门,看到刘亦平左手拿2个大塑料袋,右手抱着纸箱子地站在门口。我堵住门:“你搬家啊?”

    他绕开我,一边往里走,一边得意地说:“今天让你吃一顿人吃的饭。”我大声嚷:“你吃的饭不是人吃的吗?”

    他没有理我,打开纸箱,把一个鸳鸯火锅拿出来摆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,又把塑料袋里的羊肉片,青菜都拿出来。

    “原来是火锅啊。”我欢欣鼓舞,忘了他以前的无理。

    他仍旧没有理我,走到厨房打开水管开始哗哗地洗青菜。一会儿,又找来盘子和碗,细心地把调料挤到碗里,摆在我面前。

    我看着他忙碌的身影,啧啧称赞:“想不到叱咤风云的大高管,居然还能做个居家妇男。”他却看着我,声音很轻柔地说:“少贫嘴,快来吃。”

    他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,自己却很少吃,只盯着我看。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嘴里塞着菜,有些含糊不清地说:“你怎么不吃。”

    他叹了口气,眼神里有些幽怨:“离了我你可怎么活?”我不屑一顾:“我的生活里什么时候有过你?”

    他突然把脸凑近:“你说实话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我差点被噎住,捂住嘴咳嗽了两下。

    他依旧不依不饶,紧紧盯住我:“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?为什么不让我知道?”

    我的脸有些发烫:这是哪个该死的告诉他的?完了,以后连朋友也做不成了。

    2、

    我和刘亦平是高中同学。那时候的他就已经出落得玉树临风,帅哥一枚。经常有美少女向他暗送秋波,偷传情书,可是他一个也不理,只专心学习。

    妥妥的学霸啊,我为了向他靠拢,也开始拚命学习,终于我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。

    第一天踏进那所大学的校门,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学校的花园,宽阔的操场,还有那片幽静的小树林,都好像在梦境里出现过一样。更让我兴奋的是,我和刘亦平分在了一个班。

    新生军训,教官让我们排好队。我俩恰巧站一排。太阳炙热地照晒着,我们在操场上踢着正步。汗水很快浸湿了后背,也顺着额头往下淌。我又热又渴,心情有些烦燥,却依然按照教官的要求认真地做着每一个动作。

    刘亦平似乎也很认真,但是他伸出的胳膊老是打到我。我恼怒地瞪了他一眼,他若无其事或者装作若无其事地盯着前方,没有看我。我强忍着,想着到休息时好好教训教训他。

    好不容易等到休息了,大家分散找了个地方坐下。我冲到他面前,还没等我开口,他先瞪着我嚷:“你是不是顺拐?怎么老碰到我?”真是恶人先告状,倒打一耙。

    我一脚踢过去:“你才是顺拐,明明是你顺拐。”他嬉笑着跳开,冲我做了个鬼脸。

    再开始踢正步时,我很注意他的动作,因为我心里有点疑惑:刚才到底是谁做错了?他见我如此认真,反而笑起来,胳膊离我的胳膊几毫米的地方突然停住,擦边而过。这小子是故意使坏,我狠狠地瞪着他,他反而笑得更厉害。

    进入学习状态的刘亦平很快显现出了他的优势。由于成绩突出,和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又十分融洽,他被选为学生会主席。

    他的身边很快聚集一大批迷妹。他是男生群最引人注目的一个,也是女生堆最受欢迎的一个,走到哪里他都是万众瞩目。

    我看着他众多的追求者,心想:我彻底没戏了。虽然我跟他认识的时间长,但也绝不会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因为我既不是他的楼台,他也不会是属于我的月。

    果然,他很快就跟一个女生好上了。看着他俩出双入对,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,我羡慕得要死,恨不得没长那双眼睛。

    一天,他居然冠冕堂皇地跑到女生宿舍来给他的女朋友做蛋炒饭。他当着全宿舍女生的面点着一个小酒精炉,烧开一锅水,把2个西红柿放进去。再捞出来的时候西红柿的皮就松软了。

    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剥着皮,一边温柔地对身边的女友说:“吃西红柿时一定要把皮剥掉。”我看到他那酸掉牙的样子,心里堵得难受,关上门就走了。却听到身后传来他“哧哧”的笑声。

    有个女朋友了不起啊?谈恋爱了不起啊?我忿忿不平地想。

    事实证明:谈恋爱就是了不起。我连个恋爱也谈不了,所有的男生我都看不顺眼,脑子里全是他的影子。

    不久,他用行动再一次证明了他的优秀,让知道这个事件的人都夸赞他是名副其实的大才子。

    那一天,我正在教室里看书,发现很多人往操场跑。出什么事了?我好奇地倚在教学楼的栏杆上往下看,只见刘亦平骑着辆双人自行车正满操场晃悠着。旁边的人在说:“快看,那是他自己改装的自行车。听说用2辆破旧的单人自行车一晚上就改装好了。”说话的人都一脸自豪。

    我看着他帅气的身影,撇了撇嘴:这下又不知该怎么得瑟了。

    第二天就遇到他和他的女友骑着那辆双人自行车,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悠闲地转圈。看到我走过来,他停下来问我:“你要不要上来试试?”我看了看后面的他的女友,他的女友也正笑魇如花地看着我。

    我故意装作嫌弃的样子:“你以为我没骑过自行车啊?”转头高傲地走了,却感觉鼻子一阵阵发酸。

    如果仅有这些还可以忍受的话,接下来刘亦平做的事情就太过分了。他又一次大出风头,吸引了全校师生的目光。

    那是一次运动会的闭幕式上,老师为了活跃气氛,也为了让同学们充分展示自己,进行了一次特长赛。

    比赛热闹极了,有的花样跳绳,有的踢毽子,大家各显神通。围观的同学围了一层又一层,不时地为他们喝彩,热烈地欢呼鼓掌。

    刘亦平参加的是自行车赛,不过比的是谁骑的慢,谁能停在原地的时间长。

    比赛一开始,他的众多迷妹们就拚命地为他呐喊助威,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。没过1分钟,其他选手就撑不住了,车轮纷纷向前滑去。再看刘亦平,稳稳地坐在自行车上,而车子也像在原地扎了根似的,一动不动。

    刘亦平以绝对的优势获胜。迷妹们欢呼着,跳跃着,包围着他,他仿佛成了刚从战场凯旋而归的英雄。

    我远远地望着,心里又酸又痛。这个人终究是不属于我。这时,他的目光从远处扫来,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扭头走了。眼泪却不争气地掉下来。

    临近毕业了,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,那几天我悲伤地不能自已。在这里我还能看到他,离开了也许永远就见不到了。

    同学们都在忙着互相留着联系方式和临别赠言,刘亦平走到我身边的空位坐下,沉默了一会儿,慢慢地对我说:“听说到了社会就不好找女朋友了,还是在学校找的好。”

    我白了他一眼:“你还用为这个发愁吗?你不是有现成的女朋友吗?”他好像被我噎得一愣,半晌才说:“你就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?”我的自尊心仿佛受了一万点暴击,说什么?难道让我对你说你离开你女朋友吧,因为我爱你吗?还是你在嘲笑我不该有非分之想,我怎么配得上如此优秀的你?

    我咬着牙,嘴里干巴巴地蹦出2个字来:“没有。”他似乎不甘心,又追问了一句:“真的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?”我不耐烦地说:“说了没有就是没有,你磨叽什么呀。”

    他瞪了我足足有1分钟,然后站起身来,默默地走了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却拚命不让它掉下来。

    3、

    毕业后的我们真的联系很少了,他躺在我的通讯录里,可是我们互不打扰。我认为既然以前能天天见面我们都没能走到一起,现在更不可能会再到一起。

    我想忘了他,重新开始。可是2年了,没有谁能走进我的心里。

    只是听说他的工作一帆风顺,听说他还单身。

    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

    今天他来,突然问起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又是像上学时候那样,为了打趣我?还是心血来潮随口问的,顺便看看我的笑话?

    我板着脸说:“这话不能随便乱说,咱们可是好同学,好朋友。”

    他迟疑了一会,盯着我说:“其实我一直等着你向我表白。”

    这人有毛病吧?等我表白?享受被追的感觉?

    见我不说话,只是瞪着他,他有些脸红:“我其实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,可是你一直对我很凶,我也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。”

    我的脑袋被他的话震得嗡嗡响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:“你很早就喜欢我?可是你一直有女朋友啊。”他认真地说:“那都是骗你的,只是演戏给你看,想逼你先说出来,没想到,你却相信了。”

    见我仍然瞪着他,他掏出手机来:“不信你打电话问问那个女同学,看她怎么说。”

    我看着他的脸,有些生气:“你是男人哎,却想要我先表白?如果你真的喜欢我,你能一直憋着不说,等到现在?”

    他有些嗫嚅地说: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所以一直不敢说。今天我不想再从别人嘴里打探你的消息,所以找来了。”

    原来是这样,一阵狂喜从我心里掠过。我抓起沙发的抱枕砸向他:“你是不是想死?害得老娘伤心了那么多年。”

    他笑着躲闪,那笑容里有着上学时的纯净,还带着点狡猾。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洒满了整间屋子。
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大学港edu.kim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大学港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大学港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